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舍友包皮的故事
舍友包皮的故事
包皮姓李,叫他包皮这么多年还真把他本名给忘了,去年开学的时候,他第一次带女友小雨回宿舍睡,我们其他三个寝室的兄弟很识趣的让出寝室去隔壁打牌,结果半夜只听两人翻云覆雨吵得楼道喧声大作
  但是输字当头的本人还不满意地对隔壁寝室打牌的兄弟道:「他们还真以为哥哥们是聋子吗?」引来一片嬉笑声。
  话音未落,他们居然又偃旗息鼓,「嘎吱、嘎吱」响的楼道顿时安静下来,我们几个都异常默契地放下手中的牌,慢慢移动到我们寝室门口。
  但听里面先传来「窸窸窣窣」穿衣的声音,然后灯点亮了,大家动作整齐的把耳朵靠近门面,只听里面传来小雨幽怨声音:「我们折腾两小时了,你居然还没硬,原来是包皮太长了啊……」
  第二天,包皮的故事就从我们这幢楼传到另外那幢楼,从我们这个学校传向另外那个学校,从我们这个城市传向另外那个城市……终於,包皮的大名成了学校众多代名词中的一个,同时包皮也成为了传说。
  包皮其实人还算本份,想装出一副色狼样子,但是有色心没色胆,当遇到美女是,别人一打趣:「你就是那个包皮男啊?」他保准就焉了气焰,诺诺不语,不敢进退分毫。他倒是很想再找美女拍拖,可惜的是由於他的名声在外,到了现在还是无人问津。
  毕竟我和他一个宿舍,我还真担心做了二十几年处男的包皮人格变质,到时候哥哥自己和其他两个舍友不就危险了?所以在我们三个一齐商量后的结果,介绍他去参加一个家用电器自助维护与维修社团(我们戏称「电器自慰团」)。
  这个电器自慰团也是除了学生会以外,唯一可以自由出入女生宿舍的学生组织,这样既解决了我们的潜在身理危机,也帮助包皮同学接触更多的女生。
  由於学校维修部的日常工作时常不堪重负,所以安全的个别简单的修理都是交给这个电器自慰团处理,同时按照具体情况每次支付一笔款项来作为工作费。
  包皮加入这个社团以后,很快走出了外号带来的阴影,生活费见长,时常请我们吃饭,可惜每次聚会都是三对恋人加他一个灯泡照耀着我们茁壮成长……
  「包皮,」看他急匆匆的出去,我拉住问他:「上哪儿去?」
  「有任务啊!你干嘛去?」包皮稍微放慢脚步。
  「回来洗澡啊!他妈的,就是去女生宿舍你才这么激动吗?」我送他一个中指道:「我认识了个新生,今天做了我女友,过两天我们寝室哥们都到齐了,我们认识一下。」
  「知道了,知道了。」包皮不耐地加快步伐说:「我现在也去新生宿舍修东西呢!对了,你的那包催情粉我拿走了。」说罢,一溜烟消失了。包皮每次出勤时常顺手拿走我们的催情粉,不过没一次成功案例。
  『新新说灯坏了,需要修理,刚打完电话。不会这么巧吧?』我不禁哑然失笑,不过转念一想:『就算碰巧,包皮再有色心也没那个色胆,不然怎么可能大学一年过去了还是处呢?而且我们本着一颗同情心也是允许要包皮同学有点色心嘛!大不了待会洗澡完了正好给包皮介绍下,让他提前看看我那幼齿的新新也何尝不可呢?』
  冲完澡走进女生宿舍,管理员探头看是我后,又继续回去织东西去了,我径直走上楼,发现新新住的那层除了她居然都没有人住。
  新新寝室的门是关着的,里面一阵漆黑,我不禁纳闷了,新新不是说一直呆宿舍里吗?
  「应该是跳闸了!」楼道尽头转弯的地方传来包皮熟悉的声音:「靠!开关这么高!」两个人影在闪烁的楼道灯下时断时续。
  『看来他们是相互认识了。』我心里想道。
  「李学长,用梯子应该可以上去吧?」新新清脆的声音从电闸那边传来。
  我不禁暗自好笑,果然,包皮要了催情粉也不敢用。既然他们都没发现我,暗自心理作怪,不想立马跟他们打招呼,於是我顺手推开了旁边通往外面阳台的门,通过门缝偷窥他们一举一动。
  「梯子在男生宿舍那边,太远了,不如你帮我拿两个凳子叠起来就可以搞定了。」看得出来包皮在美女面前打包票的时候还是很有气慨。
  「嗯,那你等等!」新新一阵小跑到宿舍里拿凳子去了。当她靠近我时,我赶紧身子往门外缩了一缩,免得穿帮了。
  此刻新新上半身身着粉红色绕颈吊带,一对白嫩性感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娇俏的双肩搭配着低领的衣领,让本来就娇小可爱的新新衬托得更加魅力四射;
  下穿一条低腰打底裤,宽松的裤沿勉强盖住了下面一对洁白的翘臀,隐隐约约从下面露出新新漂亮的臀沟显现出青春诱人的气息。一双从性感的小脚趾头到大腿根处绣花蕾丝边的白丝把秀美的小腿衬托得楚楚动人,一双脚踝上挂了根红色的丝带显得一对玉足更加美味十足、秀色可餐。
  带着娇笑的新新让我酥到了骨子里,若不是有外人在,我真怕自己忍不住朝新新扑上去一阵狠狠的亲热。
  眼光顺着往新新平平的小胸望去,平平的胸部两颗调皮的小点争先恐后的顶起着衣服。『新新没穿内衣!?』我惊讶地发现,不过此时的新新,真的,很自然、很青春。
  『没想到休闲装的新新比白天更具有一番特殊的魅力,幸亏有包皮这种生理缺陷的同学才能把持得住啊!』我心里暗自叹道。
  包皮果然带着色迷迷的眼神朝这里望过来,我连忙再次把弹出去的头缩了回去。随后便听见新新拖着两只凳子出来,「李学长,这个高度够吗?」新新弯下腰,把凳子放在包皮的面前。
  在我的角度看见包皮狠狠地咽了下口水,顺着包皮的眼光,看到了另外喷血的一幕:原来因为新新弯下腰时,本来还贴着胸口的衣领便自然地垂低了下来,从包皮和我的角度,都可以看到两个傲然挺立的粉嫩的小樱桃正在空气中,伴随着新新弯腰动作的带动下上下跳舞……
  「李学长,人家问你呢!」新新看见包皮直愣愣的盯着她的胸领,不禁脸红的感觉到了包皮发现了什么。
  「啊?!」被新新娇嗔惊醒的包皮吞了吞口水,急忙掩饰道:「嗯,没有问题。 」说罢,包皮便叠起凳子歪歪斜斜的往上爬去。
  「劈啪!」本来就心神不定的包皮还没踏稳第一个凳子就继续上登,第二个凳子一个腿脚一斜,顿时断开,站上去的包皮重心一斜落了下来。
  「啊……」新新和包皮一齐叫出声,包皮跌下来的时候腰刚好撞到了新新的肩上。包皮跌下来倒是活蹦乱跳的,而可怜的新新却直接被撞倒在了地上,原本洁白的白丝也在摩擦下,由於右腿先落地,在腿肚子的地方脏了许些。
  「啊,你没事吧?」包皮看见新新摔倒了,连忙抢上去,蹲下问道。
  「嗯,」新新翘眉微蹙,道:「没事,就是擦了下。」
  「在哪里?」包皮见新新不舒服的样子,忍不住心动的问道。
  「嗯。」原本侧倒的新新慢慢地在包皮的说明下坐起身来,靠着墙边,左腿伸直,指着缓缓蜷曲的右腿腿肚子委屈道:「这里。 」
  我看到新新这个姿势又是一阵子喷血:本来白袜的蕾丝边已经是紧紧贴在新新可爱的小臀沟上的,但是随着新新蜷曲受伤的右腿,从我这个角度,刚好可以完整地顺着白袜的蕾丝边从新新大腿根处一直望向低腰打底裤的里面,最要命的是,新新的热裤腿部的收边很宽松,所以,很容易就看到了里面一条黑色的可爱的小内裤!
  「我看看。」包皮顺着新新小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右腿肚子红了一大片,顿时心疼的边温柔地拿捏按摩,慢慢搓揉着边道歉道:「真对不起!是我太不小心了!」
  「没事啦!李学长,谢谢你了。」估计是发现了包皮面对面地捏着自己大腿有点不适合,新新原本略带粉色的小脸顿时羞得满脸通红。
  感受到新新身体异常的包皮抬头看向她,不禁被这一个娇媚的画面惊呆了,道:「新新!你好美!」
  闻言更是奼紫嫣红的新新低下头小声的说道:「谢谢李学长……」
  终於,包皮顺着新新的白袜望向了大腿根部,很轻松的看到了新新小黑内裤的花边,顿时收不住了眼光。发现异样的新新更是觉得尴尬的同时也不知所措,除了别过满面桃花的的脸,居然一声不吭的任由包皮参观自己的私处……视奸自己。
  「啊!」半晌过去了,包皮终於回过神,一惊讶之间放开了还拿捏在新新腿上的双手,喏喏道:「不好意思啊,新新,你太可爱了!」
  「嗯……」包皮松手的同时,新新慢慢扶着墙站了起来。
  「现在该怎么办啊?」包皮果然不愧脸皮厚到了极致,立马起身转移话题。
  「凳子坏一只脚,只能用这一张了。」新新也顺着包皮的台阶远离尴尬的情况:「要不……要不我上去吧?」
  「你会接?」包皮显然怀疑这么卡哇伊的新新怎么可能会电路这些东西。
  「嗯,放心啦,我学过的。」新新自信地抬起头笑道。
  「但是凳子也坏了啊!你只用一只不够高度啊!」包皮郁闷的回答道。
  「没事啦,把坏的叠上来,你帮我扶稳了不就可以了?」新新建议道:「而且我比你轻啦,应该可以的。」
  「好主意!」分明看到包皮一阵坏笑,可惜此时的新新已经转过身捡起了掉地上的那只坏凳子放在好的凳子上。
  等包皮扶好凳子以后,新新一只手搭着包皮的肩上说道:「撑稳咯哦,我上去了哦!」
  「没问题,上去吧!」包皮轻轻拍拍新新的小手趁机揩油。
  「嗯。」说罢,新新顺利地站了上去,双手尝试着去够到开关的高度。而在下面的包皮,更是大饱眼福,新新本来上身的吊带就不长,顺着她双手自然地一举,吊带下沿跑到了腹部以上,可爱的小肚脐顿时跳了出来,看得包皮眼睛一眨也不眨。
  随着新新越举越高,吊带下沿上升得也越来越多,看得包皮心旷神怡。更让人崩溃的是,似乎新新手还是不够长,於是下意识的往墙一靠,吊带的边沿也是随新新身体一空,不再贴着新新的身子,悬在了空中。
  如果刚才新新弯腰放凳子,包皮看到的是新新的一半新新胸,那这次,却定是一窥全貌,从下而上地把新新可爱的飞机场尽收眼底。
  「啊!」新新一声惊呼,原来包皮看得走神了,没注意到新新已经快斜倒,辛亏他眼疾手快,左手依然扶着凳子,右手却实实实在在地抓住了新新的小腿帮她稳住身体平衡。
  「嗯,谢谢李学长!」新新的玉腿再次被包皮拿捏,不好意思的说道:「李学长,不好意思,今天腿有点软,我找到开关了,马上就……」
  「嗯,好的。」包皮心满意足地摸着新新的腿,抬头答应。但这一抬头可不得了,顺着新新清纯的白袜,到大腿根部的蕾丝花边,再到新新可爱的臀沟,甚至再深处的小内裤,在下面的包皮,一览无遗!
  新新的热裤本来就很松动,现在站在高处,更是让包皮看得热血沸腾,而且他还不时地探头,小心翼翼地窥视新新私处的正面,因为热裤的下沿也和吊带下沿一样,当新新双手扶墙的时候,它们就同时悬空了。
  只听到开关「啪!」一声,新新寝室的灯亮了,随后新新欢呼道:「好啦!
  啊……「顿时让我大跌眼镜,原来包皮看得入神没注意配合新新的动作,让可怜的新新没踩稳摔了下来。
  不过这一次倒是包皮学聪明的,拦腰抱着新新一起倒下,不过看到他手不安份地按在新新胸部,我都觉得是包皮故意制造这个事端的。这次又摔到了右腿,幸好半空中包皮抱得紧,不然我的新新至少也是骨折了。
  「新新!对不起,对不起,对……」包皮见新新再次因为自己失误摔倒,不停地道歉,也放开了双手。
  「嗯……」无语的新新无奈道:「麻烦你……扶我起来……」
  「是是是……哎,你看,我连这都忘了。」包皮说着:「对了,你伤到哪儿了?」
  「仍是这里。 」新新指着右腿郁闷地说道:「还是麻烦你扶我进寝室吧!」
  「你现在不能走。」不由新新分说,包皮横抱起她大步踏进了宿舍,同时放在新新腰部的手也不安份地向小臀抓捏着。
  默不吭声的新新任由他抱了进去,包皮顺手把门带上,自动声控的灯一会儿就灭了。我立刻窜到新新寝室门口,透过玻璃发现此时的新新被包皮放在了寝室的大长桌上,而包皮,正温柔地抚摸着新新的右腿。
  「李学长,谢谢你了。」新新满脸通红道:「我真的不需要了!」
  「不行!」包皮斩钉截铁道:「都是我的错,我怎么可以任由你这样呢?能帮你按摩一下就帮你一下嘛!」
  『要不是你,新新怎么可能受伤呢?』我心道。
  拿捏了片刻,包皮的手终於开始不安份起来,开始摸向新新的左腿。新新敏感的抬起,一缩放在了桌沿上,我顿时狂喷血,新新这次是露得最过份,不止是什么腿根、臀沟,连小内裤上的腹股沟都从抬起的左腿深处的缝隙露了出来。
  只听她严肃的对包皮说道:「李学长,谢谢你今天来帮我,我想休息了!」
  我暗自叹气,新新现在这个样子,只要是个男人都想去蹂躏,包皮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她的话语?
  只见包皮丝毫不放手,一阵淫笑道:「你要休息?那我陪你啊!」
  「你……你放开我!」新新说着双手反撑桌子,就要挣扎起身,这副任人宰割的样子让我肉棒一阵坚挺,可惜她还没站起来就被包皮单手推倒在桌子上。
  『新新的力气怎么可能这么小?』我心想:『难道……』
  果然,只听包皮说道:「我给你吃了催情粉,你还有力气反抗?」
  听了包皮的话后,新新又惊又气道:「你给我倒水的那杯?」软软的躺在大长桌子上。
  「废话,当然了是那杯了。」包皮说着,从包里摸出一只跳蛋,打开开关,胡乱地塞进了新新热裤下面的私处上,「啊啊啊……」新新呻吟的同时,双腿一阵抖动。
  只见包皮捧起新新的右腿,拿捏住新新的脚跟,开始慢慢地吸吮起来。随后包皮隔着新新的白丝,一根一根的吸吮新新娇小的脚趾头,同时慢慢地把跳蛋的级别慢慢开大。
  「不要!啊……不要……」伴随着新新一阵阵浪叫,包皮终於顺着白丝开始进攻新新的私处。
  『我到底制不制止呢?烧烤店我都没管,这个呢?万一包皮还是没硬呢?』正在强烈思想斗争的我纠结的时候,只听新新发出「啊……啊……啊……」三声浪叫,我急忙定睛一看,原来包皮直接把新新的热裤拉一边,把跳蛋丢一边,疯狂般一股劲地吸吮起新新的私处,还边淫笑道:「白虎!你居然是只白虎!今天我来见识一下你的骚劲啊!」
  已经意识模糊的新新感觉到私处强烈地刺激,放声哭泣的同时使劲呻吟道:「啊……啊……」之间,一道白色津液随着包皮吸吮的频率,从新新的粉穴一股一股的喷洒出来。
  「果然是骚白虎,没白叫的。」包皮看到时机成熟,脱下自己的裤子。我凑近窗口一看,包皮可怜的肉棒还是一如从前的疲软,面对如此绝色当前,包皮还是这样,若不是怕他们发现,我真想放声大笑。
  「我就不相信今天硬不起来了!」说罢,包皮把柔软的肉棒凑向早已瘫软的新新的嘴边。没想到新新很配合地拿起包皮的软弟弟疯狂地吸舔起来。
  「啊……」包皮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一阵快感袭来,於是跪坐在新新头上,任由新新吸吮自己的肉棒。最让我嫉妒的是,此时的新新竟然在吸舔肉棒的同时要把包皮的蛋蛋也一齐吸吮,不时还抱住包皮的马眼一阵狂舔。
  新新在催情粉完全发挥药效的作用下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而包皮的肉棒在新新不停的刺激下,居然开始一丝丝的硬了起来。
  『很有幸能亲眼目睹世界第九大奇蹟。』我看着包皮渐渐壮大的肉棒,嫉妒地想着。
  包皮也发现了自己肉棒的变化,顿时一阵激动,更是希望新新能刺激得再猛烈点,於是包皮粗鲁地掰开了新新的双腿,埋头对着新新的小穴就是一阵猛吸。
  「啊……」彷佛被受刺激的新新立马更加疯狂地舔吸起包皮的生殖器官,而包皮很配合地更加加快频率来刺激新新。
  「啊啊啊……」新新一阵狂浪的叫道,只见包皮兴奋的抬起头,随后一注津液从新新的小穴里直射了出来。新新居然喷水了!我第一次对包皮产生了嫉妒。
  「额……啊……」多次高潮后的新新慢慢清醒,此时包皮在新新喷水后就跳下桌子,硬硬的肉棒在新新粉嫩的小穴外围来回戳动着。发现包皮意图的新新在被本能刺激得呻吟的同时还能拒绝说道:「不要啊……啊……哦……李学长……
  啊……啊……不要……「
  彷佛没有听到新新的请求,包皮扯掉新新的吊带,开始戏弄她可爱的一对小樱桃。随后只听「啪唧……」一声,包皮的肉棒全军侵入!「啊……」新新大声呻吟道:「我好痛!」一行清泪流过幼齿的脸颊。 可惜包皮不问不顾,开始使劲地抽插。
  不过一分钟,只听包皮沉吟的吼道:「啊……我射了!」伴随新新的呻吟和哭泣声中夹杂着「不要……不要射里面……」,结束了包皮的第一次开苞。
  「你是我的第一次!」包皮抚摸着自己的肉棒说道:「我会珍惜你的,你愿意做我的女友吗?」
  「我有男友了,蛋疼就是我的男友。」新新哭骂道:「呜……呜……你是个流氓!强盗!」
  一听到新新居然是我的女友,包皮顿时色变:「蛋疼是我兄弟啊!没办法,做都做了,只能这样了。」说着摸出手机,对着瘫软的新新一阵闪光,私处更是拍了多张特写。
  「不要拍!求求你不要拍……」新新无力的反抗只能换来包皮更快的穿衣,我估计包皮要离开了,立马闪到阳台外。果然一会儿,见包皮出来,左右看看以后就很快地离开了。
【完】